眼镜恶魔

【巍澜】肾!透支了

颤颤巍巍提头交公粮,“巍澜”啊!
虽然我“巍澜”“澜巍”都吃,都有交公粮的想法,大家千万别不看题目点进来说我逆了cp啊😂😂😂
我的愿望是天下太平,大家吃得开心。

正文:
“所以,沈教授你说你是这里疼吗?”赵云澜戳了戳沈巍手掌覆盖的位置,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。
得……头天晚上把别人折腾了一宿,第二天反倒是自己爬不起来了。
赵处长忍着腰痛把人翻了个面儿,在那人微皱得眉头上嘬了一口,开腔道:“美人,你不是被本君榨干了吧~肾透支了,可要补起来!”
沈教授有些苍白的脸色终究是经不起调戏开始发红,耳朵也越来越烫,手下的器官叫嚣的愈加猖狂。
自从生出了魂火,他开始变得像人起来,会感到寒冷、饥饿、甚至是现在连绵不断的疼痛。难不成真的是肾虚?沈教授被疼痛冲昏了头脑,差点被赵云澜带偏,竟有点心生惶恐,头一次生出了自暴自弃的想法。
“来来来,我给你瞅瞅……”看着一向温文尔雅的沈教授仿佛被命运捉住了脊梁骨的样子,赵云澜没忍心继续调戏,开始担心了起来。
怕不是魂火出现了什么问题?
仔细为沈巍梳理了一通,却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,反倒是魂火生的旺盛,愈发像一个完整的人。看着怀里人愈发苍白的脸色,赵云澜慌了神,他从没见过沈教授这般模样,一时间也没了主意。先是怀疑身体与灵魂的契合度不够,再然后觉得可能是邪气入体,最后结论通通被推翻,只能干折腾自己鸟窝一样的头发。
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关心则乱,赵云澜能联想到鬼神乱力,山崩海啸,却唯独想不到沈巍会像一个真正的人一样生病。
日天日地的赵处长慌了神怕成了一只鹌鹑,在失控的边缘徘徊,而后被一只微凉的手拉回了理智。
“莫怕,总会没事的”沈巍一边安慰赵云澜,一边强忍胃壁收缩的疼痛,这种陌生的折磨令人惶恐难耐,一直不见好转,催的他一阵恶心。
“我去洗漱一下”沈巍怕是下一秒就忍不住吐了出来,强撑着跑向了卫生间,来不及关门边对着洗漱台一阵干呕,胃里折腾的厉害却除了胃液什么都吐不出,斩魂使被这番陌生的痛处折磨的心力交瘁。

再清醒过来时,便看见了医院雪白的天花板,赵云楠和他的猫趴在床边,四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沈巍扬了扬挂着点滴的手
“阿巍,医生说你胃溃疡,都是我不好,什么病都传染给你……”
赵云澜捧着大庆垂着头喃喃
“多大了?是不是傻,这个病怎么会传染,是我自己不好。”沈巍忍笑捏了捏赵云澜胡子拉碴的脸。
“阿巍,不是我传染的那是怎么着了,你怎么会生病?”

被赵处长的狗狗眼盯了一阵,沈巍败下阵来只好老实交代。
“我好像不太适应作为一个人,总是习惯忽略一些感觉,比如……”
沈巍觉得自己说不下去了,他的智商怕是被赵云澜传染了,总是忘记自己已然是一个人,是一个会感到寒冷、饥饿、疼痛,一个会生病折腾到医院的凡人。

“比如?比如什么?”
赵云澜一头乱发似乎又炸开了些,眼神中多了几分威压。
“比如,你中午给我和大庆送饭确忘了做自己的那一份?比如,你早上催着我添衣服,自己却明知故犯?”赵云澜深吸了一口气,满心的火气压了又压,就怕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沈巍按在膝盖上打屁股。

沈巍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回到了小时候,干了错事不知如何解释,怕昆仑君责怪,只能拉着他的衣袖,垂目反思。

赵云澜的心像是被沈巍的睫毛轻轻扫过,从古至今依然是逃不过他这一招无声的撒娇,只能服软妥协不再追究。叹了口气,锁了门,钻到了沈巍身边躺下,把脸埋进他的肩窝。

“再休息一下吧,一觉醒来咱们就回家啦,以后三餐再忙也要一起吃,衣服我加一件你也不能少,两个人互相提醒,你总归会适应作为一个人的生活。”
沈教授难得乖巧的窝在赵云澜身边,点头答应,呼吸渐趋平稳。

两人相拥而眠,只留下油光水滑单身猫一只,看着点滴。生生被一把“狗粮”塞的无语凝噎……

大庆看着这么个阵势怀疑自己有点胃痛,赵云澜打横抱着沈教授,肩上蹲着一只猫,后面跟着一个处的警察,浩浩汤汤的出院了……

一个胃痛被某人弄得人尽皆知,让我们来大胆猜测一下,沈教授好了之后,赵云澜会几天下不了床。

P大的镇魂看的一本满足(安详)~正在考虑去看剧。
教授和处长两只都好萌,尽管原著“巍澜”,但我总觉得“巍澜”“澜巍”都好吃……
So~两个tag的大大们辛苦了,粮食都拜托你们了😂😂😂